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军事 > 正文

大漠攻关242天

来源:实事新闻头条 编辑:李丽 时间:2020-09-16

  大漠攻关242天

  ■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陈卓 特约通讯员 徐腾跃

  “爸爸,你才回来几天就又要走?”一只手拉着笨重的行李箱,一只手被女儿的小手紧紧地拽着,站在家门口的空军工程大学某科研团队成员姚小强虽有千般不舍,仍哄着女儿说:“等爸爸回来,给你买礼物。”

  这一等,究竟是多久,姚小强自己也说不清。

  8月下旬,刚出差回家待了两天,姚小强又踏上了赶往驻华北腹地某部的列车。

  “这次我们带着去年的研究成果,直接前往部队驻地参加演习。让成果接受战火检验,我们一直等着这一天。”姚小强道出了科研团队共同的心声。

  去岁,团队赴戈壁参加部队驻训长达242天。今朝,7名骨干队员一道,又一次踏上了赶赴演兵场的征途。

  征路如虹。回想起去年那些同吃同住同攻关的日子,飞驰的火车上,他们仍有聊不完的话题。那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如火岁月,也是一次剑指苍穹的探索之旅。

队员们在保障演习时,遭遇沙尘暴。

  大漠初体验

  去年夏初,西北戈壁。

  雨中夹着冰雹、砂砾扑面而来。初到驻训基地,队员们便遇到了当地人念叨的“10年不遇的8级沙尘暴”。团队技术总师李兆展耳朵里塞着卫生纸,奋力抡着铁锤,敲打着固定帐篷的铁钉。

  “李总师,歇歇吧,这地方不适合架设装备,你想降到装备性能要求的参数以下基本不可能。”旁边走过来的一位基地工作人员说。

  “我还不信这个邪,挖!”59岁的唐宏教授关节炎又犯了,一瘸一拐地走过来,语气中透着坚定。“往深了挖,上面是碎石,等见到土就好了。”

  唐教授的话仿佛有什么魔力,队员们纷纷挥动锹镐挖坑。直到将近2米深的圆坑里铺上石墨烯、注入水,测量仪显示的电阻值终于降至标准范围内,入驻戈壁滩上的第一个“拦路虎”才得以解除。

  吃盒饭、住帐篷,在戈壁滩上是基本“标配”。有人说这种生活条件是团队“自找”的——为便于和航空兵部队协同试验,团队放弃条件较好的驻训点,主动驻训在周围没有任何保障条件的茫茫戈壁。

  “这么‘隆重’的8级沙尘暴都来‘欢迎’我们,我们更要干出点名堂来。”李兆展一脸轻松,和同事们开起玩笑。

  其实李兆展心里底气并不足。“一期工程完成效果不是很好,所以我们接手二期工程也不被看好。”李兆展说,我们得挽回荣誉,这既是使命,也是军人骨子里应有的气节。

  大家都在争一口气。

  大片的沙蒿让易过敏体质的李进副教授异常难受,几乎每晚都是用嘴呼吸,严重时甚至说不出话来,只能将手腕、鼻子全部用毛巾包裹后坚持工作。

  行走在戈壁滩上,唐宏用上了膝盖助力器,硕大的迷彩口袋里,鼓鼓囊囊地装满了降压药和治疗哮喘的药。

  向戈壁出发前,程小震副教授2岁的小儿子查出肾结石,断断续续高烧不退。戈壁滩上,他一边担心儿子,一边忙着手中的工作。

  当时,队员们分散在4个点位,另有内场、塔台、指挥所配合人员,整个试验团队涉及10余家单位、50多人、7台车都需要程小震统筹协调。

  那一天,身兼数职的他累得病倒了。他仍坚持把第二天的工作安排好,才去医院。

  凌晨2点,躺在病床上的程小震醒来就问队友:“试验数据分析得怎么样?”

  “试验还有5个小时才开始。”

  “我迷迷糊糊感觉试验已经做完了。”原来,程小震做梦了,梦中他都放不下试验。

  出发当天,姚小强副教授的小女儿刚出生7天。接到任务,他没说二话,直奔戈壁滩……

  “还真是怪了,我们家家似乎都有一本难念的经。242天,我们居然都挺过来了。”回忆往昔,大家相视而笑。

试验攻关中,队员们齐心协力。图片由作者提供

  逆风向战行

  大漠狂风,飞沙走石。

  团队成员唐宏、李兆展、程小震、师剑军、姚小强、李进、张杰明等7人战位距离很远,分别在5个作业点跟飞试验。近的作业点离宿营地六七公里,远的则在40公里以上。整日东奔西跑,个个灰头土脸。然而,留在镜头里的他们,常常都是比着“剪刀手”,笑容像戈壁的太阳一样灿烂。

  刚刚适应了戈壁的艰苦环境,随着工作的深入,试验遇到的技术困难才是真正难啃的“硬骨头”。

  “地空导弹为什么捕捉目标比我们空空导弹更快更准?”隔行如隔山,刚开始与航空兵部队协同试验时,他们发问。

本站内容收集于互联网,站务联系QQ :

Copyright © www.szworkshops.com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