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经济 > 正文

广州浪奇5.72亿元存货凭空消失:三方各执一词

来源:实事新闻头条 编辑:李丽 时间:2020-10-10

2020年9月27日晚,广州市浪奇实业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:广州浪奇)发布公告称,价值5.72亿元的存货不翼而飞。这是继獐子岛“扇贝跑了”之后,A股上演的又一奇葩剧情。

数亿元的存货怎么会凭空消失呢?

三方各执一词

9月27日晚,广州浪奇发布风险提示公告称,存储于江苏鸿燊物流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:鸿燊公司)、江苏辉丰石化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:辉丰公司)合计5.72亿元的货物不翼而飞。深圳证券交易所对此也高度关注,9月28日,发布了关注函,要求广州浪奇说明与鸿燊公司、辉丰公司关于第三方仓储业务的开展情况,要求公司披露“所有存货存放地点、金额、库龄、第三方仓储业务合作方、近期盘点情况等,全面核查是否存在其他存货异常情形”。

广州浪奇发布公告称,原定于9月30日回复深交所关注函。公司以“对关注函所提有关事项尚需进一步核查”为由,又将关注函回复推迟至10月15日。

《证券日报》记者注意到,广州浪奇存货“失踪”事件已经在二级市场引起不小震动,股价继9月28日、9月29日连续两个跌停后,9月30日盘中再度跌停,近三日累计跌幅29.68%,总市值三天蒸发9.63亿元。

目前,关于广州浪奇存货消失已经出现了三种说法:

第一种说法来自广州浪奇。广州浪奇称,2019年9月份与鸿燊公司签订了1份《物流外包仓储合同》;与辉丰公司签订了4份仓储合同。根据协议,广州浪奇分别将价值4.53亿元和1.19亿元的存货分别存储于两家公司对应的瑞丽仓、辉丰仓两个仓库。在这期间,广州浪奇多次前往两个仓库,却都无法正常开展货物盘点及抽样检测工作。于是,广州浪奇在今年9月份分别向两家公司发出相关信函,要求对方配合进行货物盘点和抽样检测。

第二种说法来自鸿燊公司。作为一家仓储方,鸿燊公司坚称:2019年9月份,确实与广州浪奇签订了合同,但并未实际储存货物。并且,鸿燊公司是运输公司,并没有仓储的资质。鸿燊公司还称,除了合同以外,曾收了两笔共64万元的管理费用。由于自己“差钱”,所以收下了这笔费用,帮助广州浪奇“完善数据”。

第三种说法则是辉丰公司。作为另外一家仓储方,辉丰公司于今年9月14日回函,否认了货物存在,称从未与广州浪奇签订仓储合同,自然就没有义务配合盘点。辉丰公司还称,未出具过《2020年6月盘点表》,也未加盖过辉丰公司的印章,盘点表上的印章与辉丰公司印章不一致,如存在伪造或者变造辉丰公司印章,辉丰公司将向公安机关报案,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今年9月28日晚间,辉丰公司母公司江苏辉丰生物农业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:*ST辉丰)发布公告称,对相关事项进行核实,辉丰公司从未与广州浪奇签订过仓储合同,广州浪奇也从未有货物储存于辉丰公司库区。

三方各执一词,更让广州浪奇的5.72亿元存货之迷愈加迷幻。《证券日报》记者决定兵分三路,分别实地探访广州浪奇总部基地及公告中涉事的两处仓库,试图“零距离”了解事件真相。

难以接近的广州浪奇总部

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致电广州浪奇,对方称不方便电话沟通,要求记者发送采访函至董秘邮箱。不过截至发稿时止,广州浪奇仍未回复相关采访问题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今年以来,广州浪奇已经先后更换了总经理、董秘等高管。4月27日,广州浪奇发布公告称,公司原总经理陈建斌辞去总经理职务,调任至广州轻工工贸集团有限公司任职,但仍继续担任广州浪奇第九届董事会董事、副董事长,公司聘任钟炼军继任总经理。7月30日,广州浪奇称其董事会秘书王志刚因个人原因,在任期届满后,不再担任公司董事会秘书职务,但仍继续担任公司其他职务,聘任谭晓鹏继任董事会秘书。

几个月前的高管变动,和此次存货离奇失踪事件是否有关联?记者又试图联系广州浪奇原总经理陈建斌,第一次电话接通但无人应答,第二次电话里直接传出了“您所拨打的电话已经开启呼叫转移功能”。

实际上,在存货消失发生之前,广州浪奇资产负债高企、现金流亏空、数亿元债务逾期,且在多家银行的账户被冻结。据广州浪奇2020年半年报,截至今年6月末,广州浪奇总资产为86.42亿元,总负债合计68.74亿元,资产负债率高达79.54%。其中,短期借款高达26.95亿元,预付款项为12.46亿元,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-6.61亿元。广州浪奇近日公告还称,截至9月24日,公司逾期债务合计3.95亿元,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20.74%,涉及被冻结银行账户12个。

本站内容收集于互联网,站务联系QQ :

Copyright © www.szworkshops.com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

Top